思念的溫度


7月24日當天的氣溫與降雨機率仍寫在大門後的白板上。沒有人去擦掉它、修改它。而出入這個門的人,在那個日子之後的某一天,就從四個人變成三個人。

不知其他兩個人的想法如何?我假裝它每天都仍然更新,出門前總是望一眼。但心中卻不知道何時它會不小心被擦去?不知道是否有天會斑駁?當然更不知道今天的氣溫如何?


幾度?
「今天幾度呀?」好像每天早上都會有這樣的對話。出門前總要知道溫度好穿衣服、知道降雨機率判斷要不要帶把傘。為了讓我們知道每天的氣候,爸爸每天晚上必定盯著電視看氣象報告,即使他眼睛看不清楚,也是盡量靠近電視仔細聆聽,深怕一個閃失沒聽到台北地區的氣溫,接著就看他在白板上寫下溫度與降雨機率,但對我們而言,白板上寫的應該不只是溫度。

百日
一百個日子不見。我曾夢見他在另一個世界中,在迴廊上很高興的看著書。爸爸喜歡讀書,毛筆字也寫得令人驕傲,只不過晚年眼睛不好,身體不好,只能聽聽收音機當娛樂。我想卸去疾病皮囊的他,可能真的正過著輕安自在的日子。
不知是不是那一段在醫院辛苦的日子,不堪回憶。因為我的記憶中似乎只有爸爸年輕時的印象。我想不起病床上爸爸的形象。不過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我與爸爸都應該都沒有遺憾,因為我們珍惜了每一個日子。我辭去工作的那一年多,雖然一方面在忙課業,但是也有很多時間可以在家中或者在醫院陪伴,記得自己做醜醜的健康餅乾給父親做點心,找一堆相聲給父親聽…..,如果我仍然在工作可能無法盡這些瑣瑣碎碎的心意。更重要的是拚命於論文的通過,讓我在七月拿到學位,看著父親拿著放大鏡看我的畢業證書時,一切其實值得。

與妻訣別書
爸爸雖然病了很久,但是爸媽之間都一直沒有提身後之事,直到父親最後一陣子沒有意識昏迷之際,媽媽才難過怎麼什麼都沒交代,此時我才說爸爸有交代要我們好好照顧妳呀。其實他是知道的,只是不忍跟媽媽說,媽媽應該是老爸最放心不下的。
我當時才體會與妻訣別書中所表達的感覺,留在世上的人才是需要勇氣去面對的呀!如果知道活著的人要負擔傷痛,那寧願將傷痛留給自己。

上山
這次上山,我烤了燕麥餅乾想帶給爸爸嚐嚐。在攪拌奶油的時候、在捏一個個麵糰的時候,在一邊烤餅乾一邊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我把我的哀傷藏在餅乾裡面。
希望思念永遠存在,哀傷漸漸遠去。

廣告

6 thoughts on “思念的溫度

  1. 我相信,在天上的爸爸,都正在守護我們。
    而他們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甚至生活中。
    因為我常常在做什麼事情時,會發現老爸的影子在我的言語或動作中,或者默默的影響著我。這種「陪伴」的感覺是很難以言喻的。

    按讚數

  2. 看到阿妮奇寫"思念的溫度"

    看到阿妮奇寫"思念的溫度",讓我想起當時自己曾寫下的心情…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光陰似箭,已是十月天 時間過得真快,一轉眼已是十月天。 昨天下班時,將車從地下停車場開出,天都已…

    按讚數

  3. 依然清楚地記得
    那天,我紅了雙眼
    就像此刻看你所記錄的心情
    也會忍不住呼喚起我心裡相同的感覺
    雖然自己已是三十好幾的大人了
    但是失怙的傷痛絲毫不減

    按讚數

  4. 百日了嗎,好快。
    小力的爸…快一年了呢。
    我也常常想起他,跟他講話。
    我的信仰告訴我,他現在是我的守護天使。
    這樣也很好吧^^

    按讚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