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野蠻頭髮

看到Cassandry寫「我是髮型師殺手?!」時,立刻心有戚戚焉,因為我的頭髮也是因為差不多的原因,在美容院外徘徊了十幾個月。本來想立刻留言的,但是想說的實在太多,還是回到自己的家慢慢寫吧!
有一頭桀驁不馴的頭髮,也非我所願,尤其是學生時代,還真是難搞。畢業後,隨著剪燙染的技術提昇,頭髮倒是有救了一些,但是,要找得到好的設計師還真難,到處去試驗,也常常失望,如果要弄得很滿意,就得超支不少。

繼續閱讀 “我的野蠻頭髮"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