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台叫仙貝的自行車


↑阿寶LG的小黑黑,與我珍珠白色的小仙貝。
因為曾經擁有的機車、汽車,多半都是白色,大白、小白、阿白的名字都被用完了。現在又出現一台白色的自行車,真是傷腦筋。

繼續閱讀 “一台叫仙貝的自行車"

廣告

在中國搭火車__購票篇

在中國買火車票對我而言是個新奇的經驗。
第一次買火車票是為了要去西湖。
同事說,杭州的票隨便買都有,不用太擔心。
為了保險,我還是提前了三兩天去買。去之前還上網查了半天時刻表,找了我要的時間的班次,也發現家附近的龍陽路站就有代售點,不用到火車站也可以買。
趁上班時早點出門,就去排隊買票了。
『明天早上KXXX一張。』
『沒票了。』
只覺得一個驚!當場傻掉,不知道該怎辦,不是說很好買嗎?趕緊先退出隊伍,觀察一下別人怎麼買票。

繼續閱讀 “在中國搭火車__購票篇"

每天嗑藥成藥人?!

『又到嗑藥時間了!』每天晚上與早上,小力會丟一包高原安給我。
她總說,到西藏大概把這輩子要吃的藥都吃完了。
會不會變藥人?
的確,看看我吃的藥:紅景天、高原安、維他命B&C、伏冒感冒藥、善存.、西洋蔘含片….。我則說,我們會不會成為武俠小說中的藥人,到時候我們的血液都可以成為抗高原反應的藥了。
據賣家說,紅景天要六天前吃。朋友間有人一個月前吃,有人十天前吃,大概都是覺得早吃應該更好。
我在西安開始吃,根據用藥指示早晚各三粒。吃了兩天後,發現吃完紅景天會睡不著覺,自動停吃。到西寧要進藏前,則不得已開始吃,但晚上只敢吃兩粒。因為大家都說感冒進藏會很悲慘,因此,晚上都還吞一顆伏冒。

繼續閱讀 “每天嗑藥成藥人?!"

木訥師傅的熱情

在中國,稱司機叫做『師傅』,在計程車上要轉彎,會說『師傅,前面左轉彎。』
有聽過叫公車司機『駕駛員』的,但如果你叫他們司機先生,那….就還真的不大習慣。
到拉薩的第三天,見到了包車的加央師傅,第一次問怎麼稱呼他時,我聽懂的是『假羊』,或許是藏語的發音,到車上看見他上崗証上的姓名,才恍然大悟。
加央師傅是個短小精幹的藏人。為什麼說短小精幹呢?從我進西藏後,看見的藏族都是『很大隻』的,頭大、骨架大,不比較的話,只覺得整體比例是壯碩黝黑的,但我這種北方大妞站在旁邊竟會顯得嬌小。我們的師傅顯然不是那種我看見過的藏人,感覺像是蠅量級的拳擊手。

繼續閱讀 “木訥師傅的熱情"

2007.9.12 流水帳 布達拉宮

沒想到,布達拉宮走一遭,真是累呀!
布達拉宮參訪是有時間限制的,我們是排在早上九點,因此,一大早就爬著那之字型階梯上去,喘的跟狗一樣。寺廟裡面照例無法拍照,所以,沒有什麼照片可以看。
從外圍看,紅色的裡面是佛堂與達賴喇嘛的靈塔;白色的是喇嘛們的冬天居住與辦公所在。參觀者有限制時間,所以大概一個多鐘頭就得出來了。

繼續閱讀 “2007.9.12 流水帳 布達拉宮"

2007.9.5-2007.9.10 流水帳 簡述

照片太多,一時無法整理好,先簡單的報告一下這幾天的狀況。
開車的加央師傅,技術很好,翻山越嶺過溪,都讓我們佩服。別看五天的行程,因為幅員廣闊,一個城鎮到一個城鎮之間,可能就需要翻過一兩個山頭。而那個山頭幾乎都是五千左右的高度,每天平均一百多公里的路,有一半是山路,非常顛陂。因此,每個美景都可以說是『辛苦』的所得。

↑豐田4500,是上山最常見的車種,在路上可以常常遇見這樣的車隊。
2007.9.5 前往日喀則
今天開始包車行程。
我跟小力,另外湊了一個台灣學生與日本學生。
首日行程為
拉薩→羊湖→江孜白居寺→住日喀則 神湖飯店
↓越過岡巴拉山口(5030公尺),羊湖就在山下。

↓下山後,走捷徑到江孜,雨中與白居寺匆匆一見。

繼續閱讀 “2007.9.5-2007.9.10 流水帳 簡述"

2007.9.4 流水帳 拉薩 大昭寺

經過一晚的休息,今日跟小力游拉薩市區,目的地為大昭寺與八廓街。可能由於有事先吃紅景天,我又在西寧待過幾天,我的高原反應並不明顯,只有喘而已,所以喝水要慢、講話要慢、走路要慢…..

↑八廓街

↑大昭寺
詳細照片與遊記候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