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回憶] 年少時代的國文課

昨天寫了「耄耋」用貓蝶去記就容易多了,突然讓我想起小時候,上國文課的一些回憶,尤其是國中時期。

由於我是六月出生,在當屆中算是年齡比較小的,小學時還沒有什麼感覺,國中時就發現年齡與成熟度對於學習的重要性,有些事情國一就是想不通,但國二就明白了,但是班上有些同學就學得特別快,所以,我在國中只能算是中等成績學生,有些科目上也會還蠻沮喪的。

數學,就別說了,老師教的根本不是課本上那種簡單的東西,所以對我而言根本是「天文」;而英文,一開始遇到了怪老師,家裡也沒大人或兄姐可以教,也不知道什麼補習的,到了國二,教我音標的居然是我的國文老師,也是班上的導師,老師有很多背音標與生字的方法,每天利用午休時間,我就到老師的辦公室上課,讓我受益良多,雖然當時還是一知半解,不過後來,也不知道是為什麼,音標也在不知不覺間就會了。


老師在我們國中裡,算是嚴師,上她的國文課非常紮實,現在還會背的古文應該都來自那時,考試考一百分,就可以獲得一本爾雅、九歌或純文學的書,所以,當時念了很多琦君、張曉風等作家的散文,這或許是我喜歡看散文、寫散文的原因之一。

小時候,常常會將某些字寫錯,像是自己、已經,常常搞不清楚的就失分,直到這位國文老師說:「自己就要謙虛不出頭。」我才開始記住,也從來不會再寫錯了。

↑這三個字的差別在左方,一個是沒有出頭,一個是出頭一半,一個是完全封住。「巳」,是時辰;也有胎兒的意思;也是蛇。

還有那個烏龜的龜字,筆畫多,真是難記,每次我都鬼畫符的隨便亂畫,因為除了頭與尾外,中間對我而言就像是灰色地帶,根本不會寫。也直到老師把我叫去,「畫」了一個龜字給我看,上面她說左邊的是烏龜的腳,右邊是烏龜的殼,殼上有花紋,自此後,我寫龜字時,腦海中就會浮出烏龜可愛的小腳,寫出那個左拐九十度的「山」,而右邊是殼上畫一個X的花紋,我也很規矩的可以寫出來。

還有我也會亂寫的一個字是「羹」,這次則是會意,她說,「用火煮好的羊湯,很美味。這就是羹。」哇!真是醍醐灌頂,這輩子,我再也不會忘記羹這個字要怎樣寫。

也不知道是我哪輩子修來,會遇到這樣的好老師,尤其在國中時代,我已經是個想法奇怪的孩子,很多事情不大願意照體制去走,不過,那看起來很嚴厲的導師,卻可以容忍,雖然我有時會發現其實她很想笑出來,但卻還要維持點嚴肅模樣。

這應該就叫做遇到貴人吧。

除了,用象形會意方式去記字,還有個字是一位鄉音非常重的老先生教的歌謠,是我專科時代的老師,他說這是他們小時候就在說的,「興字頭,林字腰,大字下面架火燒。」是爨(音:竄)這個字。他講的話,說真的我沒聽懂過幾句,但這段說字的話,我卻印象深刻。
寫著寫著,真懷念小時候的國文課!

註:國中念的是北縣新店的五峰國中,現在後操場變成中興路。當時二、三年級的導師是林平菱老師,應該已經退休了。

廣告

9 thoughts on “[回憶] 年少時代的國文課

  1. 你好:
    無意中逛到你的部落格,看到你是五峰國中的,我真是又驚又喜,因為我是離你很近的安康國中,(同樣都是新店市的)。
    看到你的文章,也讓我勾起許多國中的美好回憶,包跨以前暗戀的男生,呵呵!我是七年級前段班,應該跟你相差不遠,當年教導我的導師如今調到五峰去了,人事全非了,真不知以前的好朋友過得好不好?
    >>阿妮回:我現在住在安坑呢!你是七年級呀~~恩~很不願意承認我們差有點遠啦!! ~~

    按讚數

  2. 好親切喲!看到這篇文章,發現同為五峰國中的校友,而我也曾上過林平菱老師的國文課,被我認為是冷面笑匠,但有內涵想法的好老師。
    我是六年級前段班的,說不定我們彼此年齡很接近,真的很開心能到這個園地來。

    按讚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