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單車] 肉腳之武嶺觀察

聽說九月七日有四千位單車騎士要上武嶺。
官方資料:(埔里地理中心碑(里程0K/海拔450M)→人止關(16K/790M)→霧社(22K/1170M)→清境(29K/1600M)→翠峰(35K/2330M)→鳶峰(45K/2730M)→昆陽(52K/3100M)→武嶺(55K/3275M
相信一定還會有應援團、支援車,而且那裡是觀光勝地,我們從山上一路開車下來,看見輕踩慢騎、看見不受影響的、也看見換下卡鞋用推上去的。就想著四千人在這條山路上騎車會是怎樣一個狀況?
回到台北看見Billy桑的MSN暱稱:「單車不是熱 是瘋 四千人要去武嶺。」我想我能完全體會這句話的意思。
不知道四千位中有多少人曾經到過武嶺?有多少人騎上過武嶺?昨天跟朵拉貓聊到這件事時,大家都對4000人感到一些瘋狂,結論是希望大家都能一路順風平平安安。

繼續閱讀 “[單車] 肉腳之武嶺觀察"

武陵農場露營日誌


沒想到這次武陵農場的露營經驗是美好的,雖然是因為以往的露營是克難辛苦,所以期望值並不高。但武陵農場的環境、安全與方便,卻是難以挑剔的,也有可能是我出外一切從簡,根本不挑,所以我的想法或許也只是我自己的想法。尤其是看見旁邊營友搞不定女友或老婆時,必須在此先聲明:「如果看完文章後,覺得方便好玩,帶朋友去而被嫌棄的話,我可是不負任何責任。」
購買門票(計人)進入武陵農場後,會陸續經過賓館、遊客中心、果園、茶莊…(導覽圖),一邊看著買門票時給的導覽小冊,一邊尋找營地所在,沒想到還要小爬山坡後才會抵達露營區,也就是雪山登山口附近,算是離大門口非常的遠了。
不過這片基地廣闊,營地依照功能種類不同劃分出 不同區域收費從400-1200(NTD)不等。如果沒有車也沒有設備,可以搭乘客運前來此地,武陵營地也有設備可出租,還有熟食店供應飲料、茶葉蛋、包子、粽子等簡單的食物,想吃好一點的餐,入口處的山莊都附設有餐廳,只是如果走路的話,路途比較遙遠。
據說武陵農場也是很適合測試露營裝備的地方,夠高、夠冷,如果測試有問題,隨時都可以租到設備補強,不用擔心在荒郊野外求救無門。

繼續閱讀 “武陵農場露營日誌"

合歡山至武嶺

2008.08.26 part1

一早起「床」,溫度非常低,我們前一晚泡好了熱咖啡放在保溫壺裡,在帳篷內就先喝了熱咖啡加上麵包,溫暖了一下才出帳棚。
收好帳篷與一堆行李,在武陵農場買了梅子與蘋果,繼續我們的旅程,今天要上合歡山,去看看大家說的武嶺,如果有可能想騎一小段。
天氣好上山景色果然不同,從台七甲接著轉中橫後,走過滿山都是套袋水果樹的梨山,又過合歡隧道於大禹嶺轉14甲到合歡山,上山時天空湛藍,空氣乾燥且乾淨,整個視線的透明度非常的棒,可惜沒有帶單眼出門,但親眼所見也就滿足了。

繼續閱讀 “合歡山至武嶺"

天氣晴 我在武陵露營

2008.8.25(一)

要到武陵農場露營已經計畫很久了,要趁阿寶妹開學前完成,但是時間難橋,橋好了時間又天氣不好,周日確定了天氣沒問題,就決定今天(週一)一早出發。
晚上匆匆忙忙東扯西扯了一堆行李,趕完部分稿子,帶著NB出發,想說山上無聊時還可以寫寫稿,現在我正一邊寫著網誌,一邊喝著用高山爐+摩卡壺煮出來的義大利濃縮咖啡。
(註:本來是想在武陵營地用這裡的HINET付費無線網路上傳這篇週一寫的文章,無奈我一直無法連線成功,只好回台北才傳。)

繼續閱讀 “天氣晴 我在武陵露營"

[單車] 選車與買車

有朋友與網友來詢問買車的事情,以及有人買了車出現一些狀況後,發現原來「前肉腳時代」的經驗也需要整理一下,分享給大家。
話先說在前面,是簡單通用的概念,有關特殊案例與改車等問題,我可就沒能力了。
確認需求
買車跟買衣服一樣,別只盲目追求流行,適合自己才是最重要的,而且去買之前要做好功課,千萬別衝動購物,底下的圖是一般買車時應該要考慮的面向邏輯,如果有你的需求,就去看看數字後的解說。

繼續閱讀 “[單車] 選車與買車"

[買花] 白色的藍雪花

這幾次去逛花市時,都沒買什麼花,一方面由於天氣熱,花不好照顧;另一方面我10月要去德國旅行,不要替家人添麻煩。
因此,這幾次我們除了買土與花盆外,多半把花市當農市逛,買了很多農產加工品,像是無患子的手工香皂、寒天糖磚等。
但今天終於看見白色藍雪花,之前就很留意的在找這棵植物,既然看見了,怎麼可以空手而返,雖然那價格一點都不親切–NTD200元。

繼續閱讀 “[買花] 白色的藍雪花"

I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 good

其實應該在7月31日就寫這篇文章作個紀念,但整理資料所花的時間比我想象的多,因此就拖到了今天。

2007年7月31日正式的離開了原本的公司,展開了我的Gap Year。在整理好行李,安排好託運後,在2007年8月18日展開了30天在中國的旅行

上海→太原→大同→平遙→西安→西寧→西藏→上海

繼續閱讀 “I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 good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