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瑞士] Day 18 琉森 Luzern

琉森,第一次看見這個名字時,就覺得應該是個很美的地方。但我沒有記住它的英文名稱。
到了瑞士後,由於前半段的旅程都沒有導遊書可以看,因此,就忘了這件事。
從策馬特回程時,阿姨曾經說或許可以繞道盧讚(音)看看,當琉森變成盧讚,我還真的一點都無法聯想起來。
回到蘇黎士後,媽媽幫我寄來的書就放在桌上,打開再重新看一遍,赫然發現盧讚就是琉森,只是Luzern在較重的德文發音下成為盧讚,感覺上就是沒有那麼美。
除了舊城區、教堂、市政廳與城牆這些老城鎮有的元素外,琉森還有兩道木造舊橋,卡貝爾橋(Kapellbrucke)就是其中之一。
↓卡貝爾橋(Kapellbrucke)
琉森卡貝爾橋 Kapellbrucke


從火車站出來,很容易就可以看見這座完成於1933年的老橋,不過,它曾經於1933年因火災被燒毀大半,後來由工匠重新復刻南側部分。
↓另外一座木橋則是斯普洛耶橋Spreuerbrucke目前也在補強中,不知是否在激流中的橋墩有甚麼問題?
琉森斯普洛耶橋Spreuerbrucke
在橋上就可以看到耶穌教會(雙洋蔥頭塔)、市政廳等建築,建築的後面就是舊城老街。
琉森耶穌教會Jesuitenkirche
除了橋之外,獅子紀念碑是我很想去看看的地方。尤其是知道了這個獅子的故事後,更讓人動容。瑞士在古代是以傭兵去賺錢,並換來國家的中立,在維也納曾經看過瑞士宮,由瑞士傭兵所負責守衛的一座宮殿。目前梵諦岡的禁衛軍則是目前唯一的瑞士傭兵。這些來自高山的瑞士軍人,驍勇善戰,以長矛與戰陣充分發揮高地人的靈巧,加上忠誠而勇敢,使各國都願意雇用瑞士傭兵。也因為戰至最後的精神,有760名的瑞士傭兵在保衛法王路易16的過程中喪生,寫下悲壯但也哀傷的故事,而Bertel Thorvaldsen在1800年雕塑了這隻「瀕死的獅子」就是紀念此事。
琉森獅子Lowendenkmal
我走進公園,瞧見這隻獅子時,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,難怪馬克吐溫(Mark Twain) 會說,這是世界上最悲哀且令人感動的岩石(the most mournful and moving piece of stone in the world)。
後記:媽媽在不知道這隻獅子的故事前,看到這張照片,她問我說這隻獅子好像真的,而且臉上好痛苦。問我是什麼獅子?我想這座雕像應該是很成功的把那種戰爭的悲苦傳達出來了。
另外一個重點就是慕西格城牆(Museggmauer),其中有座高塔爬上去後,可以鳥瞰整個琉森市區,當然不囉嗦的趕緊去找。
↓城牆大部分都很單薄上面是無法行走的。
琉森城牆Museggmauer
↓這就是視野最好的高塔。
琉森高塔
↓塔上還有別致的裝飾。
琉森高塔上
↓看見這樣的風景,使爬上來的疲累都值得了。
琉森高塔往下看
下來後都已經一點多,開始去覓食,按照書找到一家賣傳統菜的餐廳Burgerstube,由於這裡的路都不是直的,有的路還會中斷,找起來並不是很順利,不過還是找到了這家位於旅館一樓的餐廳,書上寫著1517前創業,是本地很古老的餐廳。
琉森burgerstube
點了琉森的著名菜餚:牛肉餡派餅(如果一定要給個名字),其實是用空心的酥皮當容器,裡面放著炒好的料,有的是牛肉絲,我吃到的則是牛肉塊與香腸塊,奶油醬,很像瑞士的蘑菇小牛肉,但是沒有蘑菇,後來又送來白蘭地泡過的葡萄乾,可以灑在裡面吃,加上很多的蔬菜,賣相好味道也不錯,份量十足,我當時很餓都還吃不完。我想酥皮這類的料理,應該很多人都會喜歡,來此可以試試,應該一般的餐廳中都有。
琉森牛肉餡餅
吃飽後,就是隨意漫步舊城街道,以消耗熱量的時刻了。
老街上很多建築都畫上壁畫,其實在瑞士很多小鎮都可以看到這樣的建築,加上剛從奧伯拉馬高Oberammergau回來,對於壁畫已經不會這麼興奮。直到後來再到恩加丁看見不同的呈現方式,才又有感覺。
琉森oldtown2
琉森oldtown
琉森oldtown3
逛逛幾家打折店,隨意逛逛舊城後,就離開琉森回蘇黎士了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