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與羊

這是狗。在雨中的白居寺院子裡坐著。

繼續閱讀 “狗與羊"

Advertisements

轉轉布達拉宮

沒有能力去轉山、轉湖,體會藏人的虔誠,但在拉薩的日子中,就想去跟著轉寺,尤其在參觀完布達拉宮後。

布達拉宮正面

布達拉宮是木造建築,因年代已久而無法耐受太多重量,不但限制每天遊客人數,更限制每個遊客進入的時間。如果是導遊帶入的,進入時都要登記時間,假使超過時間這個導遊就會受罰。我們算是散客,即使凌晨就去排隊買票,可能也買不到,因此透過旅行社湊人數買了團體票。帶我們進去的導遊表示,由於他用藏人身分進去,不會被限制時間,但將布達拉宮可以參觀的地方都很從容的看完後,事實上也花不到一小時。

繼續閱讀 “轉轉布達拉宮"

高山上過夜(下)_納木措

[2007.9.9-2007.9.10]

納木措1
翌日,前往納木措,為看日落日出與星星,準備利用一整天的車程趕往當地,並且至少要住上一夜。

「跟你們說,到納木措就不用擔心,那旅館的老闆是我們朋友,保證你們睡得好。」當我問到納木措的帳篷裡有沒有棉被,需不需要睡袋時,師傅這麼說著。

看來,令人神往的納木措之旅應該會比絨布寺之夜好上許多。

「這是帳篷嗎?」車停在客棧前面,看見晚上要住的地方時,我心裡納悶著,應該可以說是組合屋了,高級到完全超乎我的想像。

一進去是寬廣的大廳,許多藏式桌椅放在裡面,周圍則是一間間的房間,在這高山湖泊旁邊有這樣的地方可以住,真是幸福。

繼續閱讀 “高山上過夜(下)_納木措"

高山上過夜(上)_絨布寺清晨看珠峰露臉

絨布寺1

這趟旅行,有兩個地方一定要過夜。

一是絨布寺,海拔5100公尺,但為了看珠峰露臉,必須在此住上一夜。

另一個是納木措,海拔4718公尺,但為了看這神湖的日落日升,必須在此住上一夜。

「好高呀!」心想著台北七星山不過一千出頭,玉山則不到四千,自己這輩子最高也只睡過2900公尺的七彩湖,那還是年輕的時候。

看了很多說法,大致說到西藏高山上,如果嚴重點是玩命的一種,但大多數人只要小心是不會有事的。到底能不能支撐住在山上呢?還是得到山上才能判定。

六天的包車行程中,第三天睡在絨布寺招待所的床位,第五天到納木措旁睡帳篷,都是高山上。但如果不在那裡睡上一晚,只到此一遊就匆匆離去,那根本就是白去了。

繼續閱讀 “高山上過夜(上)_絨布寺清晨看珠峰露臉"

在火車上旅行,青藏鐵路26小時

↓天破曉,在格爾木等待出發。

青藏鐵出發

要去西藏的想法一確定後,我就朝著要坐一趟青藏鐵路的目標努力著。

不幸的,全世界跟我有一樣想法的人太多,車票是一票難求。除非跟團,否則自己買到車票的難度很高。於是,只好花錢請旅行社處理。

「妳不搭飛機呀!火車很貴的!」旅行社的人還蠻替我打算的,因為要單獨買一張票,是得加上很多手續費的。

「可是我想坐呀!拜託了!」跟旅行社在MSN上要求著。

對方去問價格,果然不便宜,因為跟著我其他的住宿、回程機票、入藏證等一起算著,看不出確實多少錢,但自己算算應該有票面兩三倍,應該是透過些管道去「搞」來的吧!

在上海出發前,就已經付款,約好半個月後在青海西寧取票。到時候會送到我住的旅館。

因此,我一到西寧住進青年旅社後就趕緊打電話聯絡,在這種狀況下沒拿到票就是不安心。最後在我強硬又有禮貌的催促下,終於由旅行社兩個漂亮的小姐送來給我,拿著這張得來不易的票真是踏實又感動呀!

繼續閱讀 “在火車上旅行,青藏鐵路26小時"

霞光閃閃大昭寺與剛吉餐廳

(20070910 這天從納木措回到拉薩,去旅館安頓好後,前往大昭寺前的剛吉餐廳吃晚餐。)

能看見夕陽照在大昭寺上的景象,算是意外的收穫。

大昭寺1

剛吉餐廳是大昭寺廣場前的一家藏餐廳。

二樓院子裡坐著的幾乎都是觀光客,本地人與喇嘛,大多坐在室內。會來剛吉,是因為這裡可以眺望大昭寺、俯瞰整個廣場,既然要填肚子,就找個附加價值高的餐廳坐坐。

繼續閱讀 “霞光閃閃大昭寺與剛吉餐廳"

寺廟中的狗

那天中午經歷完羊卓雍湖的美麗後,要開始趕路到江孜,晚上則是要住在日喀則。
看著地圖,江孜真是個尷尬的地方,走公路經過日喀則再去,然後又要返回日喀則,這一定是要花很多的時間。於是,師傅沿路一直打聽著一條可以從中間穿越的路線,走這條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。不過,在半路上就開始下雨,終於趕到了江孜白居寺時,已經剩下一個小時可以參觀了!
廟,倒是沒有仔細看!狗照片卻拍了不少!

↑怎麼樣!我們可是狗多勢眾。

繼續閱讀 “寺廟中的狗"

哲蚌寺中的黑頭羊


哲蚌寺位於拉薩西郊山上。

到了午後,有些寺院就會關閉無法參觀,因此,要遊覽最好一早就去。

搭出租車到山上寺門口,看見散落在山上的寺院後,深呼一口氣,準備向上爬。

順著導覽方向往前走,發現不只是走山路得往上走,到寺廟中還得上下樓梯,在稀薄空氣中,只能慢慢的前進。

突然間,眼前晃過一隻羊。就真的是晃過去,就不見蹤跡。

繼續閱讀 “哲蚌寺中的黑頭羊"

每天嗑藥成藥人?!

『又到嗑藥時間了!』每天晚上與早上,小力會丟一包高原安給我。
她總說,到西藏大概把這輩子要吃的藥都吃完了。
會不會變藥人?
的確,看看我吃的藥:紅景天、高原安、維他命B&C、伏冒感冒藥、善存.、西洋蔘含片….。我則說,我們會不會成為武俠小說中的藥人,到時候我們的血液都可以成為抗高原反應的藥了。
據賣家說,紅景天要六天前吃。朋友間有人一個月前吃,有人十天前吃,大概都是覺得早吃應該更好。
我在西安開始吃,根據用藥指示早晚各三粒。吃了兩天後,發現吃完紅景天會睡不著覺,自動停吃。到西寧要進藏前,則不得已開始吃,但晚上只敢吃兩粒。因為大家都說感冒進藏會很悲慘,因此,晚上都還吞一顆伏冒。

繼續閱讀 “每天嗑藥成藥人?!"

木訥師傅的熱情

在中國,稱司機叫做『師傅』,在計程車上要轉彎,會說『師傅,前面左轉彎。』
有聽過叫公車司機『駕駛員』的,但如果你叫他們司機先生,那….就還真的不大習慣。
到拉薩的第三天,見到了包車的加央師傅,第一次問怎麼稱呼他時,我聽懂的是『假羊』,或許是藏語的發音,到車上看見他上崗証上的姓名,才恍然大悟。
加央師傅是個短小精幹的藏人。為什麼說短小精幹呢?從我進西藏後,看見的藏族都是『很大隻』的,頭大、骨架大,不比較的話,只覺得整體比例是壯碩黝黑的,但我這種北方大妞站在旁邊竟會顯得嬌小。我們的師傅顯然不是那種我看見過的藏人,感覺像是蠅量級的拳擊手。

繼續閱讀 “木訥師傅的熱情"